ChersX

【那些年】

【七】FORGET(下)
一个三十多岁单身男人的房间干干净净,一进门就能看到言希的画,挂在沙发上方,那幅曾经打破言太太最后一丝幻想的———幸福的形状。是清清楚楚陆流的轮廓。没有言希一贯夸张热烈的用色,只是副简简单单的素描。
达夷坐在画的对面,他的脸色并不太好看,那是我常常坐的位置,他应该能想象,我是怎样在这么些年里,过的日复一日,平和的望着陆流,一点又一点的思念他。
辛达夷多简单啊,稍稍引导,便能火冒三丈,气急败坏。
我轻轻撩了撩眼角,呵……陆流真是个灾星,放在哪儿,都能膈应人。
达夷没有其他的动作,只是一直看着那幅画,脸色深沉莫测。
我一直以来以为可以很好挑拨情绪的男人,已然长大,学会掩盖好自己的情绪,而不是用他一贯简单的脑回路思考问题,把我打倒在地,质问眼前的一切。
那么我,又该如何应对。
他从口袋里摸出了烟,点燃它只是一瞬,我竟不知,辛狒狒也会抽烟。
他转头看着我,很平静的目光,或许还有那么一点的默契读出了我的惊讶:“你走了,言希去法国找温衡那段时间学会的。那段时间破事多,既要整顿辛家,还要挽救公司。没事,抽点烟挺好。”
我给他递上一只烟灰缸,他自己当年把局势搅成那番模样,没人否认陆流是个天才,从四面楚歌中走出来并没花多少时间。但辛达夷又是花了多少心血,走到我面前,成为这样一个成熟的男人?
“哦。”
不关我事。

【那些年】

【六】FORGET(上)
仓促奔回h市,几年来建立起的熟知的人与事让我这个游离了片刻的人,身体与灵魂都有了归属。
刚下飞机,言先生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不必听也知道电话那头的人存着多少恶意与促狭的心思,在声波中传来:“你跑得好快。”
我就是跑了,再不跑,谁知道一时脑热会做出什么事。
“嗯,怎么了。哥们儿你是不是羡慕我大长腿。”
“啊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达夷那死孩子扭扭捏捏要我打个电话说想你了。诶这死孩子还打我……"
电话那头吵吵闹闹,我几乎能想象到一脸铁青的达夷将肤白貌美的言少死按在沙发上而言夫人不紧不慢接起电话的样子。
历历在目,闭眼便能回顾。如果愿意,我便会是那帧画面中的一个。
“咳陈倦你别多想……”
我拉着行李箱,这么多年了,姑娘还是傻不拉叽的,这种事情是能说不多想就能不多想的吗?
“哦……"
心里默默画圈圈。真是讨厌死了,要忘掉一个人的时候,整片整片都是他的样子,每个人都在告诉你他的消息,世界变得热心,兜售着他的音容笑貌,廉价出售,为换你终日不得安宁。
就连手里的拉杆箱也是那年在b市买的。一只大嘴猴的图标。
很像狒狒的猴子。
“我觉得我可能有病了。”电话那头的人静默了两秒。
“我觉得吧……相思病不算很难治。毕竟姐们儿你决定离开的时候丰姿飒爽,可漂亮可有魅力了哇……”
“……”可以,脑回路很温衡。“是像个娘们儿一样,哭哭啼啼,看到什么都能大发感慨。借景抒情托物言志情景交融……”
“我也是……娘们。没了言希那段时间,还是活的好好的。”
没什么好聊的。只觉得冷冷的狗粮在脸上拍。
挂了电话。站在原地想了两分钟,手机有消息提示:还喝意大利浓缩吗。我来h市找你。
有些人,选择忘与不忘,结果都是一样,他们会在你的记忆里翻腾,不死不灭,直到你所有的念想都变成空气中的一把粉末飞散掉落,踩在世人的脚下,为他们铺路,让无数活人接续前行。
不喝咖啡了,来我家喝茶吧。
地址发送,接收成功。

【那些年】

【五】LONG TIME NO SEE
我再次和老情人相对无言,不知道该哭的可怜还是该笑的张狂。
举起面前的咖啡杯抿了一口,达夷也装作喝咖啡的样子。我放下杯子,指腹擦过唇印的地方。从前他一直说咖啡这玩意儿他喝不惯,总觉得是用来装X的工具,不如酒来的痛快。辛大少的面子工程总是做的很过得去,略略抬起眼皮:“还是以前的习惯?”
我只顾看着咖啡,不加糖的意式浓缩挺苦,一股子物是人非的意思催的人鼻头有些发酸。三十多岁的男人自以为掩藏得多好,乍一看见老情人还能笑着应邀喝喝咖啡,可若胆敢多看几眼,那些被深埋的记忆就会撒丫子跑出来,做欢似的掐着人的小辫子不放。
活该了你。忘不掉。
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挽着个漂亮姑娘走过来,和达夷似乎是认识的,热情的打着招呼询问些近来可好生意可昌盛的闲话。
我且默默的听着,辛少又接了几个大项目,辛党总还不至人才凋零,嘴上说这只是过得去的日子去,怕是日进斗金。
过得挺好,没白费我那笔私房钱。达夷是个什么性子相处久了的人都清楚,鲁莽,不羁,冲动。可偏生在外人面前做事周正挑不出毛病。既能笼络的了人,又能赚的盆满钵满。这一点让人有些隐隐不安。怕还没摸透这人脾性,就被咬定。
男人随即介绍身旁的姑娘:“这是舍妹,刚从美国回来,这位是?”
“我是他老同学。”自行介绍,“我还有些事先走,你们尚可好好聊聊。”
落荒而逃。
还是不要把事情演变到不可收拾的局面为好,毕竟我们只是,好久不见而已。
或许陈倦只有拿这个解释掩不住的心跳加速了。

【那些年】

【四】MEET
我到的时候很不凑巧,言先生已然痊愈,他的三个孩子围在他身边,大儿子看起来可怜兮兮,不知道跪排骨是什么滋味。
我的脊骨贴着医院的墙站的笔直,戴上墨镜,言先生的高级病房就是清静。没有人会看见,病房外一个三十五岁的男人簌簌落着泪。
温衡说,言希不能死,因为她不想死。
这世上,谁没有了谁不能活。
只是没有百年的欢喜,百年的白头。
言希何曾幸运,不管他的阿衡身在天堂还是地狱,都能拉他一把。他有同样对等的女子在大难临头时,站在枝头同他一起等待死亡或者另一段开始。
当我再打算起身走的时候,却正好迎面走来言先生一家人。
“爸爸爸爸,是rose阿姨。”
我摸摸言笨笨的小脑袋:“那个龟孙说我是女的,老娘非弄死他不可。”
笨笨看起来可无辜可天真,眨巴着和他爹一样桂圆大的眼望着身后。我转头,是达夷。
“咳,我说的。”
便立刻挨了我反手一巴掌:“死狒狒,不想活了。”
极富心思的错过,反而遇见。果是,凡事都有偶然的凑巧,结果却是宿命的必然。

【那些年】

【三】EXPECT
温姑娘打电话给我,嗓子哑哑的,有些难过,很多年,我都没有那么清晰的感知过阿衡的难过:“言希生病了,他想看看你们。陈倦……”
我没有说话,言希的身体一直不好,又生活极不规律,如果不是严重到一定程度,就不会……到要看看我们的程度。
“达夷前几天来看过了,你来,不会遇见他的。”
我把玩着手里的笔:“好。”
辛达夷,我多怕遇见你。
手微微扶在椅子上,它有心吗,跳的好快。

【那些年】

【二】LET GO
蒋墨很乖,上次带他见过蒋水之后我也犹豫过要不要和达夷说说把蒋水也送给我养,小家伙却首先拒绝了我。
我揉揉他的头,想知道原因。他低下头:“爸爸,养两个,你会很累的,再说,那个叔叔也可以给水儿好的生活。”他一双眼里是我清晰看见的舍不得。
是因为,要给那人更好的生活。那些不曾清晰铭记,孤独的自己,在时间的流逝中,也该放手。

【那些年】

【一】NOW
天气该死的热,穿着短袖走在街上也恨不得跳脱衣舞,还好,陈倦没有放肆不在乎到哪般田地。
到了公司,整理好文案,小秘书泡了咖啡得体又不失性感的端给我,甚至还故意露了露性感的事业线。我一直知道自己这副皮囊有多吸引人,又有多少人,曾经深切地喜欢过我。可惜不管谁,都没有此时此刻,陪在陈倦身边。任由他自己做主“不小心”地将咖啡尽数泼在小秘书的身上。她转身出门,我又继续看着文件。开始上班族无聊,繁复,为了活下去要做的工作。
公司没有在b市,上次去过言希画展后我就带着蒋墨来到了h市,找了份工作。我和达夷虽然有约老来相伴,却也不过是陈倦一时的想不开。那个承载着世间最温柔期盼与希翼的男人,可不能一直守着一个男人的约,耽误自己。而旧情人这种东西,就是要自觉些,不在他面前晃悠,免得他睹人思往事,越加放不开,我得承认我没有勇气,如果当年勇敢一点点,我和达夷之怕已做了多年温小姐言先生眼中的奸夫淫夫。
落地窗外阳光很好,即使已不是多年前的那样。

书单

Joy&Sorrow:

用了一下午稍稍整理了一下这两年的书。


果然还是看得少。


粗体标注的要重温。


(英)奥斯卡·王尔德《夜莺与玫瑰》


(英)罗伯特·路易斯·史蒂文森《爱丁堡笔记》


(英)弗朗西斯·培根《培根随笔集》


(英)克莱儿·麦克福尔《摆渡人》


(英)彼得·梅尔《普罗旺斯的一年》


(英)夏洛蒂·勃朗特《简·爱》


(英)艾伦·贝内特《非普通读者》


(英)阿道司·赫胥黎 《重返美丽新世界》


(英)亚历山大·马斯特斯 《倒带人生》


(英)简·奥斯丁 《傲慢与偏见》


(英)莎士比亚《莎士比亚戏剧全集》


(英)莎士比亚《哈姆莱特》
(英)C.S.刘易斯《纳尼亚传奇》


(英)Richard JonesAndrew White 《简氏艇舰鉴赏指南》


(德)马克思·玻恩 (美)阿尔伯特·爱因斯坦 《玻恩——爱因斯坦书信集》


(德)马丁·瓦尔泽《屋顶上的一架飞机》


赵国君《杜尚传》


沈从文《我明白你会来,所以我等》


汪曾祺 《人间草木》


余华 《活着》


史铁生 《我与地坛》


林少华 《异乡人》


王小波 《红拂夜奔》


王小波 《黄金时代》


王小波《白银时代 2010 黑铁时代》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数》


李玉霄 沈洪 《影像中的国》


金庸《笑傲江湖》


木心《文学回忆录》


几米 《森林里的秘密》


杨绛 《「隐身」的串门儿:读书随笔》


《中国古典文学荟萃》(北京燕山出版社)


(明)张岱《陶庵梦忆》


(清)沈复 《浮生六记》


(俄国)列夫·托尔斯泰 《战争与和平》


(美)西尔维亚·比奇《莎士比亚书店》


(美)欧内斯特·海明威《乞力马扎罗的雪》


(美)厄尼斯特·海明威《老人与海》


(美)丹·布朗《达·芬奇密码》


(美)J.D.塞林格《麦田里的守望者》


(美)杰西卡·布罗迪《遗忘》


(美)威廉·麦克斯韦尔《再见/明天见》


(美)约翰·缪尔《夏日走过山间》


(美)约翰·伯勒斯《醒来的森林》


(美)萨拉·罗斯《茶叶大盗:改变世界史的中国茶》


(美)凯瑟琳·克莱斯曼·泰勒《查无此人》


(美)海莲·汉芙《查令十字街84号》


(美)汤姆·斯坦迪奇 《舌尖上的历史》


(美)加布瑞埃拉·泽文 《岛上书店》


(美)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 《洛丽塔》


(美)特德·姜《你一生的故事》


孤独星球《东京到京都》


(匈牙利)马洛伊·山多尔《一个市民的自白》


(匈牙利)马洛伊·山多尔《烛烬》


(丹麦)凯伦·布里克森《走出非洲》(中英双语)


(阿根廷)A.G.罗默斯《小王子归来》


(意)迪诺·布扎蒂《相爱一场》


(印度)泰戈尔《飞鸟集》


(哥伦比亚)马尔克斯 《礼拜二午睡时刻》


(奥地利)路德维希·冯·米塞斯《米塞斯回忆录》


(法)米兰·昆德拉《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法)加缪《异乡人》


(法)帕特里克·莫迪亚诺《青春咖啡馆》


(法)安托万·德·圣埃克苏佩里《小王子》


(法)安托万·德·圣埃克苏佩里《小王子》(英文版)


(法)马克·李维《偷影子的人》


(法)古斯塔夫·勒庞 《乌合之众》


(法)科莱特《花事》


(日)太宰治《人间失格》


(日)芥川龙之介《罗生门》


(日)宫部美雪《火车》


(日)黑柳彻子《小时候就在想的事》


(日)黑柳彻子《丢三落四的小豆豆》


(日)黑柳彻子《小豆豆动物剧场》


(日)黑柳彻子《窗边的小豆豆》


(日)新井一二三《独立,从一个人旅行开始》


(日)凑佳苗《告白》


(日)赤染晶子《少女的告密》


(日)夏目漱石《我是猫》


(日)夏目漱石《虞美人草》


(日)筒井康隆《穿越时空的少女》


(日)松浦弥太郎(日)伊藤正子《好物100》


(日)青山七惠《只不过是孩子》


(日)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


(日)村上春树《令人怀念的1980年代》


(日)村上春树(日)大桥歩《大萝卜和难挑的鳄梨》


(日)川端康成《雪国 古都 千只鹤》


(日)三岛由纪夫《春雪》


(日)村上龙《无限近似于透明的蓝》


(日)栗良平(日)竹本幸之佑《一碗清汤荞麦面》


(日)东野圭吾《嫌疑人X的献身》


(日)东野圭吾《解忧杂货店》


(日)东野圭吾《白夜行》


(日)东野圭吾《放学后》


(英)维尼夏·斯坦利·史密斯(日)梶山正《京都里山四季》